当前位置:首页 > 邹令梓 > 正文

姚洋建议实行十年制义务教育,让学生成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

摘要: “北大国发院【朗润·格政】”于2022年5月13日举行,主题为《职业教育法》修订与教育改革的挑战。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在演讲时...

  “北大国发院【朗润·格政】”于2022年5月13日举行,主题为《职业教育法》修订与教育改革的挑战。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在演讲时建议,实行从小学到高中的十年制义务教育。

  “(现在)这12年有两年都浪费掉了,中考一年浪费掉了,刷题。高考一年浪费掉了,刷题。压缩到10年,完全可以了。我们那一代人就是十年,不照样成才了吗”。

  他具体解释说,可以在6岁的时候上一年学前班,7岁起上小学,小学和中学5年分别是五年时间,其中,中学阶段不分初高中。17岁即可毕业,如果有部分大学需要,还可以与中学联合办预科班。在十年制义务教育完成后,学生可以进行本科、专科(包括高职)的分流。姚洋还建议,要给地方自主权,让各个省去选择要不要普职分流、如何分流。

  谈及教育平等问题,姚洋表达的自己的担忧。他直言目前的“教育是退步的”。“城乡教育差距,几十年没有变化过”,他说,“城市里,特别是在一线城市里,见到个人都是本科毕业,研究生毕业,都不稀奇了。到广大的农村地区去看一下,平均教育水平还没达到9年”。

  他以北京大学举例称,“在我读书的时候,我们班里35个人,三分之一的人来自贫困家庭,甚至有两个孤儿。今天你再问问北大的学生,我上大课的时候我总要问同学们,300人的大课,你们哪位同学的双亲都是农民?大概只有两三个同学举手”。

  “北大已经非常的精英化了”,姚洋说,不仅如此,北大的学费25年没涨过,“我回国是1997年,北大的学费是5000块钱一年,今天仍然5000块钱。但是你看看三本大学的学费,有些高到8万块钱一年。谁在上这些三本,谁在上这些专科?绝大多数是农村的孩子。我们是给农村的家庭一个双重的惩罚机制,一方面他们的孩子不太可能考上这种所谓的精英大学。另一方面,他们上了差的大学还要被学费再次惩罚”。

  姚洋还称,目前选拔性的教育制度造成了“浪费性地学习”,也扼杀了学生们的创造力。

  他说,自己曾在研究生中做过调研发现,学生的学习成绩与自己母亲的教育水平、本科的学校水平关联性很大。“你把题出得很难,最后还是那些人上大学,你把题出的稍微容易一点,还是那些人上北大清华。我们这种浪费性的学习最后的结果是什么?就是无谓损失”。

  “我们的孩子拼死拼活地学到深夜两点,从10点到2点,这4个小时的学习就是无无谓损失损失,没任何结果,实际说他学不学,最后恐怕他能考上什么样的大学,都是差不多的。所以我们目前这种以选拔为龙头的教育体制是非常害人的”,他说。

  姚洋强调,应该回归教育的本源——培养完整的人。“孩子从小到大是一个成长过程,教育是让他成为一个完善的人、高尚的人、有远大理想的人,不是蝇营狗苟的人,不是被眼前那些刷题所束缚的人,这才是我们应该培养的目标”。

  姚洋感慨, “哪位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天天写作业写到深夜12点,看着自己的孩子瘦下去,成为一个解题的机器。哪一个孩子愿意这么去做呢?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为什么要把孩子就引到那条路上去呢?”

  “我们应该把教育目标定在让每个孩子都能发挥自己的潜力潜能,成为一个完整的人、成为一个自由的人、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”,他说。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