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邹令梓 > 正文

蚂蚁消金百亿增资:股东重新排座次

摘要: 来源:北京商报 业内热议的蚂蚁整改再进一步。继动刀拆贷、花借品牌隔离、人事陆续调整之后,被寄予厚望的蚂蚁消费金融增资方案...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业内热议的蚂蚁整改再进一步。继动刀拆贷、花借品牌隔离、人事陆续调整之后,被寄予厚望的蚂蚁消费金融增资方案再次公布:新增105亿元的注册资本,虽较一年前的增资方案“减半”,但也能一定程度上解渴现有阶段业务需求。另外,此次增资后,蚂蚁消费金融注册资本将超过招联消费金融,成为行业第一。

  注册资本将达185亿元

  11月14日晚,蚂蚁消费金融公司的百亿级增资方案引发关注。鱼跃医疗、传化智联等多家上市公司披露的公告显示,蚂蚁消费金融最新增资方案已经确定,包括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蚂蚁集团”)、杭州金投数字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杭金数科”)、浙江舜宇光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舜宇光学”)、传化智联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传化智联”)、江苏鱼跃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鱼跃医疗”)、广州博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博冠科技”)、重庆市农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重庆农信集团”),多家公司将以共计人民币105亿元,认购蚂蚁消费金融新增注册资本。

  增资完成后,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注册资本将达185亿元,不过多家公司也提到,该方案仍需经过有关监管部门审批通过后才可实施,能否获批存在一定不确定性。

  早在2021年12月,多家公司曾公告,蚂蚁集团、中国信达、鱼跃医疗、舜宇光学、博冠科技、重庆渝富资本订立股权认购协议,拟以220亿元增资蚂蚁消费金融。若增资事项完成,蚂蚁消费金融的注册资本将由80亿元增加至300亿元。

  然至今年1月,增资一事突发变故,中国信达发文退出增资后,蚂蚁消费金融增资事项也就此搁浅。相较此前计划,此次增资规模减半,实际缩水了115亿元。

  针对此次增资方案,北京商报记者向蚂蚁消费金融采访,暂未获得官方回应。不过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,此举是蚂蚁集团整改的重要环节和进展。

  根据公告,截至2022年前三季度, 蚂蚁消费金融资产总额为1019.23亿元,负债总额938.81亿元,净资产80.42亿元;另在经营上,前三季度营收32.08亿元,净利润11.05亿元,相较去年同期亏损的10.66亿元,业绩有所改善。

  作为蚂蚁集团业务整改的一部分,蚂蚁消费金融增资进展备受市场关注。该公司作为由银保监会审批监管的全国性持牌金融机构,将承接两家蚂蚁小贷中符合监管规定的消费信贷业务,需要满足经营杠杆要求。

  但同时也有个躲不开的问题,那就是,如果由蚂蚁消费金融承接历史存量以及未来的借呗、花呗等消费金融业务,按照目前消费金融公司资金杠杆不超过10倍的规定,其原有的80亿元资本金远远不足,因此增资也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“截至三季度末,蚂蚁消费金融负债总额接近1000亿元,如今80亿元的资本金显然已经限制了继续承接业务和发展。因此补充资本金既是业务合规的要求,也是业务发展的需要。”在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看来,虽然此次方案增资金额较上次有所降低,但已能满足阶段业务需求,后续随着业务的发展也有可能继续申请增资。

  引入国资股东

  除增资规模外,蚂蚁消费金融公司的股东结构同样备受关注。

  一旦此次增资获批完成,蚂蚁消费金融前五大股东分别为蚂蚁集团、杭金数科、南洋银行、舜宇光学和传化智联,持股比例分别为50%、10%、6.491%、6%和5.01%;另外还有7位股东,分别为鱼跃医疗、国泰世华银行(中国)、宁德时代、博冠科技、千方科技、中国华融和重庆农信集团。

  除了原有股东外,杭金数科、舜宇光学、传化智联、博冠科技、重庆农信集团均为此次增资的新进股东。

  其中,杭金数科于2021年4月更名组建,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,主要股东为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、杭州金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,实际控制人为杭州市人民政府;而重庆农信集团的全资控股股东则为重庆供销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,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供销合作总社。

  2021年底的增资方案中,由于第二大增资方同时也是国资的中国信达退出,一度给蚂蚁消费金融增资带来变数。在业内看来,此次国资股东的入股对于蚂蚁消费金融股东结构和治理有所裨益,将利于其后续持续发展。

  正如于百程所指出的,当前方案中,杭州国资杭金数科和重庆国资农信集团入股,二者分别处于蚂蚁集团和蚂蚁消费金融的注册所在地,特别是杭金数科将位列第二大股东占比10%,显示出地方政府对于蚂蚁消费金融业务的支持;另一个国资股东从重庆渝富变更为重庆农信集团,后者为重庆市供销合作总社旗下,供销社的参与对于蚂蚁消费金融业务的合作支持可能更为有利。另外,新的方案中,蚂蚁集团维持50%股权比例不变,对于蚂蚁消费金融的经营不产生实质影响,有利于经营战略的延续。

  如何“吃”下万亿信贷

  目前,业内对蚂蚁集团整改进度的热议不少,对其后续业务模式更是高度关注。

  早在蚂蚁消费金融开业之初,就有监管人士表态,按照整改方案,蚂蚁集团应在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开业6个月内有序承接两家小贷公司中符合监管规定的消费信贷业务,完成“花呗”“借呗”的品牌整改工作;另自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开业起一年过渡期内,两家小贷公司实现平稳有序的市场退出。

  另据蚂蚁集团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蚂蚁集团的微贷科技平台共促成信贷余额2.15万亿元,以花呗、借呗为代表的消费信贷余额总计1.73万亿元,其中大部分贷款余额来自蚂蚁集团旗下两家小贷公司,而从目前蚂蚁消费金融注册资本金来看,即使增资至185亿元,要承接2万亿元的贷款余额,难度不低。

  不过,此次增资后,蚂蚁消费金融注册资本将超过招联消费金融,成为行业第一。中信证券研报认为,蚂蚁消费金融资本金自80亿元增至185亿元,其最多可承接的自营余额自约1000亿元增加至约2400亿元。而若全部用于联合贷款,则最多可以承接的“信用贷”和“信用购”余额则约3500亿元增至8000亿元。预计未来蚂蚁集团微贷业务的增长,将更多来自于助贷模式。

  此前,同样有蚂蚁集团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虽然“花借”(花呗、借呗)目前在降规模,消费金融也有尝试增资,但不得不说,目前消费金融业务整个体量过小,可承接的业务量有限,因此后续这些业务或更多还是会移至助贷、联合贷类业务中。

 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咨询顾问苏筱芮表示,蚂蚁集团后续整改过程主要涉及到两方面内容,即存量与增量业务。存量方面的难点在于如何做好业务的迁移与整体衔接,在强化合规的同时不影响金融消费者的体验,而增量方面的难点在于如何在合规框架下制定合理的增量目标、在启动品牌隔离后如何打造自营产品的核心竞争力等。

  另外,多个整改项中,数据如何断直连也是蚂蚁后续要攻破的难关。前述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蚂蚁集团断直连工作也在按照监管要求进行,后续,助贷和联合贷都要通过征信机构进行服务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 刘四红

发表评论